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琴帝文学 >> 诡三国 >> 第1561章 夜凄凉

第1561章 夜凄凉

夜凄凉。

风惶惶。

若是有些什么鸡蛋壳再吹一吹,就是极好,极应景的了。

刘备兄弟三人,在同一个帐篷之内呆呆坐着躺着,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

帐篷当中的篝火已经熄灭,只剩下了一根火把插在小木棍上,立在帐篷的一角,多少给刘备三人隔开一些黑暗。

关羽捆扎着一手一脚,斜斜躺在卧榻之上,手脚上一圈圈的白布之中隐隐透着血晕,血腥味之中散发着单身狗,呸,草药的清香,神情虽然有些萎靡,或许是因为救治的还算是比较及时,因此现在并没有发现什么并发症,只不过这样的伤势,关羽想要恢复过来,最少也是需要至少静养几个月。

“二弟……”刘备见关羽没有睡,便凑了过去,轻声问道,“可有哪里不适?要不要喝点水?”

关羽默默的摇摇头,轻轻叹息一声:“不妨事……就是心中有些憋屈……”

“嗷呀呀……”张飞实在憋不住,压低了嗓门嘶吼道,“这征西小贼,谎言欺瞒!真是气煞某也!”

刘备瞪了张飞一眼。

张飞瘪了嘴,扭过头去。

张飞实在也有些憋闷不住,不过呢,他叫归叫,也不敢叫得太大声,因为张飞知道,最先被骗的应该是关羽,关羽又身负重伤,若是自己大吼大叫,引得关羽情绪崩溃导致伤势崩裂,就更不好了。

刘备三兄弟,也都不是傻子,分开的时候还能被斐潜一个个的诓骗一下,聚合在一起的的时候自然是拆穿了斐潜之前用的策略,在庆幸自家兄弟无碍的同时,也不免多出不少恼怒。只不过这种恼怒之中,有六分是因为战败,三分是因为对于未来的迷茫,剩下的一分才是因为被欺瞒的愤怒……

刘备轻轻握住了关羽的手,再瞪了一眼张飞,温言宽慰关羽道:“二弟,三弟,你我兄弟情同手足,既如此,手足焉可轻弃?更何况……征西也不算是太过,依旧给吾等三人留了丹阳兵……”

“留了丹阳兵?”关羽和张飞立刻被刘备转移了注意力,不约而同地问道。

刘备点了点头,会想起白天的时候跟着斐潜一同在兵营内转圈的情形,眨巴了几下眼睛,微微一叹:“你我兄弟,倒也败得不冤……征西此人,高深莫测……二弟,三弟,川蜀兵就不说了……东洲兵在我们手下,多少也有一年了吧?结果到了征西手中,这才两三夜功夫,竟然大半归心……真是,真是……唉,若不是征西留了几分情面,恐怕丹阳兵也是……”

“什么?!”张飞眼睛瞪得溜圆。

“征西以川蜀领川蜀,以荆襄近荆襄,以关中拢东洲……”刘备缓缓地说道,“以琐事劳其神,以衣食安其心,用功勋诱其愿……如今川蜀、荆襄、东洲三军之中,十有七八已是尽弃前嫌,不知你我兄弟,唯有征西矣……”

关羽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关羽也是有一段长时间专门是练兵的人,自然心中清楚对于这些从农夫转职而来的兵卒而言,他们脑袋瓜子是多么的木然,有时候不用棍棒鞭子都根本听不懂人话的,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拨人,刘备竟然说这些人已经是大部分的归心了征西,这不由得让关羽惊叹莫名。

“这些黑心肝的家伙!都被蛆吃了良心!”张飞不满的嘟囔着,“亏老子待他们不薄!真是枉费老子一番好心!”

刘备看了张飞一眼,没有说话。张飞的所谓好心,是连带着鞭子一同出来的,在张飞眼中,兵卒不听话就要揍,揍了就听话了,因此除非是要唱黑脸,否则一般刘备也不会让张飞出面训练兵卒……

暂且不论张飞的好心是否是真诚无比,但是就仅仅是从征西收拢兵卒的速度上,就已经是让刘备不得不惊叹了,同时,在和斐潜转悠兵营的过程之中,刘备还有一点感触,并没有直接和关羽张飞说出来。

因为说了,也没有用。

斐潜是在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在跟刘备说明,征西比刘备更适合,更受这些兵卒的欢迎,同样也是在表示让刘备安分一些……

可是,刘备虽然隐约有些知道征西之意,但是并不服气。

“哈,毕竟征西还留下了丹阳兵,说是依旧归于你我兄弟之下……”刘备笑着说道,“二弟,也别多想了,现在么,好好养伤,等养好伤了,才能有所作为……”

张飞点头说道:“对,二哥要好好养伤,想吃什么告诉俺,俺老张明天就去营外山内猎些走兽来!”

关羽闻言,微微的叹息一声,点点头,然后便重新躺下,闭上了眼睛。

刘备又安抚了一下张飞,赶着张飞去睡觉,然后才回到了自己一旁的床榻上躺了下来,侧身过去,将被子盖在身上,脸上的温和却在黑影之中慢慢的阴冷下来。征西留下了丹阳兵,确实是多少值得高兴一点,但是也只有一点,因为丹阳兵已经残缺不堪,数量也没有多少了……

还有一点非常关键的是,如果只有他们兄弟三人,真的等关羽伤势好了,要是真心想要逃走,拍个屁股就走了,斐潜能防得住一天,防不住一年啊,但是现在多了这些丹阳兵,甚至还有些伤兵,这要走,就不是那么轻巧容易了。

要留,这年年月月的粮饷……

不找征西,又去哪里得来?

而要找征西,一次次的伸手之后,自己的心中的那些志气傲气还能保持多久?

这些丹阳兵,看着像是征西的照顾,但何尝又不是一副脚镣?

可惜自己还要心甘情愿的接过来,自己给自己套上去……

征西啊,征西……

刘备在床榻上缩在阴影之中,睁着眼,皱着眉头。眼见着爬过了不惑的门槛,就飞快的朝着知天命而去,身体上的衰老速度似乎就突然变快了,心中的野望究竟还有没有实现的那一天?

汉家的荣光究竟位于何处?

天下之大,难道真的没有一个地方能让我兄弟三人安身立命么?

不知不觉当中,刘备觉得眼角有些温润,旋即变成了冰凉,连忙用袖子轻轻擦拭了一下,缓缓地呼出一口气,默默的闭上了眼。

夜凄凉。

心惶惶。

帐篷之上,似乎有些稀稀疏疏的声音,过了片刻,营地之中似乎是值守的兵卒出声惊叹着:“呀哈!是雪!下,下雪了……”

…………………………………………

安汉。

天色阴沉。

伊籍穿着一身窄袖口的武士服,一手捏着剑诀,一手舞动着长剑,有板有眼,神色庄重,隐然有些大家风范。

汉代大部分的书生都是会两手武术的,再不济拿起弓来也能射上几轮,只要不是像郭嘉那样,天天嗑药的,武力值都能在五六十的,基本都是正常范围。

伊籍跟着刘琦前来巴东,却遇到了一个权力欲望极强的蒯琪,嗯,或者说,其实蒯家三兄弟都差不多,或许只有蒯家老大稍微稳重一些,老二和老三都是有些争权夺利的性格。

作为跟着刘表多年的老人,伊籍也不太愿意和蒯琪扯破脸,因此在大多数的时间内都让着蒯琪,反正自己只要顾着内政这一块,帮助公子刘琦稳定好民生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伊籍不想管,当然,也管不了。

“君子剑,当知行,起奋袖,光日星……”舞到兴致高涨之处,伊籍收了长剑,屈指弹在剑身剑脊之处,长吟而歌,“……手中剑,绘古今,决浮云,开太清……”

“好一个君子剑,当直行……”刘琦不由得鼓掌称赞道,“君子之剑,当取直,当百折不饶,直道而行……机伯言语精辟,发人深省……”

伊籍转过身来,连忙将手中长剑垂下,纳入剑鞘之中,拱手说道:“不知公子驾临,未得远迎,还望恕罪……”

尼玛,我是说“知行”,不是“直行”啊!撞墙了要知道疼,要知道想办法,而不是一股劲地只想着“直道而行”啊!

不过又不好说,你个傻公子全数听岔了……

刘琦摆摆手说道:“无妨,无妨,某无礼才是,贸然而来,还望机伯莫怪。”

伊籍连称不敢,然后表示请刘琦厅堂就坐,招呼仆从准备饮食茶点。

“不用太过麻烦……”刘琦说道,“某自带了些酒水,欲与机伯共饮一番……”

两人在厅堂内落座,沉默了片刻之后,刘琦率先开了口,说道:“机伯以为,吾等可独抗征西否?”

伊籍一愣,沉吟着,一时间没有立刻回答。

刘琦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道:“闻悉家严有恙,恨不能立刻回转,侍奉膝前……然川蜀之地,丢兵失地,若是就此回军,又有何颜……唉呀……”

伊籍微微瞄了一眼刘琦,心中了然。

刘表现在生病了。

刘琦自然是急着想要回去的……

刘琦和刘表虽然关系并不是很好,但是这毕竟关系到了荆襄的继承问题,所以除非是二傻子,否则都知道应该怎么做。可问题是是刘琦入川之后,就没有打过什么胜仗,连点拿得出手的功勋都没有,这要是就这样回去了,真的就像是刘琦自己说的那样,什么颜面都没有,又怎么和他兄弟去争?

“刘氏三兄弟言过其实!害某不浅!”刘琦说到这个,真是气得咬牙切齿,“先是坑某兵卒,又不能胜于川中!如今征西取了成都,必然收整兵卒,不日进军巴东,以靖川蜀!如今吾为鱼肉,人为刀俎,可奈之何!?”

伊籍缓缓地说道:“公子过虑了……征西并不会速进巴东……”

“机伯何出此言?”刘琦目光炯炯,盯着伊籍问道,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伊籍微微躬身,说道:“川中虽败,然未定也。征西新得成都,必安抚于内,方得战于外也。又直冬日风寒,巴东山路崎岖,纵然欲战,亦为明年开春之后,此事此刻,仅需严防安汉,可无近忧。”

刘琦微微松了一口气,旋即又提了起来,眼神微缩,“如此说来,却无近忧,当有远虑乎?”

伊籍点头,语气依旧平稳,且不失恳切:“公子,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昔日……嗯,算了……如今征西既然入主川中,又岂能坐视巴东孤悬于外?”

刘琦不安的扭动了两下,看着外面越来越是阴沉的天空,似乎脸上也是越发的阴沉起来。

伊籍端坐,似乎如木偶一般。

刘琦斜睨了伊籍一眼,然后又转过身来,正对着伊籍,恳切的说道:“若是依机伯之计,当下应如何才是?”

伊籍微微笑了笑,几乎想也不想的说道:“如今之选,非籍之策也,乃公子所欲也……”之前老子就说过,你听都不听,都听蒯琪那个小贱人的,现在总算是懂得找老娘,呸,老子来了?

刘琦一愣,然后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先前未能听从机伯之策,吾心甚愧……如今事态紧急,还望机伯能看在家严面上,不吝赐教……”

伊籍垂下眼睑,低声说道:“若依某之见,仍是一字……”

刘琦紧紧的皱起眉头,说道:“和?求和?”

伊籍默然。

刘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扭头望向了厅堂之外。

天上的云层低低的压下来,几乎没有了风,四周一片沉闷,就像是当下刘琦内心一般,压抑且无力。

刘琦作为一个依旧还在中二年龄范围边缘晃荡的人,纵然如今压力如山大,但是依旧多少还有一些老子可以这么做,但是你们绝对不能说的念头,要不是看在伊籍是跟着刘表的老人,怎么说也算是叔叔一辈的人物了,必然叫其知道厉害!

“可是……”刘琦沉默许久,低声说道,“某领兵进川,若是……与征西罢战求和,岂不是被他人耻笑?”

伊籍微微一笑,说道:“公子可知荆襄黄氏?”

“啊?”刘琦有些发愣,这怎么忽然讲着讲着,话题就转到了荆襄黄氏身上?

伊籍说道:“主公权掌荆襄,南北八郡,官吏千人,兵甲十万……可有以荆襄黄氏为耻焉?”你老子都忍得,你他娘的熊孩子就忍不得?别人讲一句就忍不了,怎么不想想自己之前做的破事呢?

刘琦闻言,不由得呆了半天,久久都说不出什么话来。

厅堂之外,越发的阴沉,旋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片片的雪花飘荡而下,义无反顾的扑向了充满了污浊和血痕的大地,像是企图遮掩一切,又像是要净化这个人世间……

《诡三国》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琴帝文学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琴帝文学!

喜欢诡三国请大家收藏:(www.qindiwx.com)诡三国琴帝文学更新速度最快。

诡三国最新章节 - 诡三国全文阅读 - 诡三国txt下载 - 马月猴年的全部小说 - 诡三国 琴帝文学

猜你喜欢: 这个天国不太平上品寒士唐谋天下水浒逐鹿传大唐第一少超级军霸浴血兵魂红楼之庶子风流特种兵之万物提取系统至尊特工隋唐之乱世召唤惊雷中华第一帝国重生之战神吕布钢铁皇朝少年大将军绝世极品兵王大宋猛虎戏闹初唐抗战之重生李云龙我要做皇帝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大清隐龙终极妖孽狂兵乘龙佳婿新特工学生
完本推荐: 寂灭天尊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妃全文阅读都市最强修真全文阅读妙手狂医全文阅读造化仙帝全文阅读神医狂妃:天才召唤师全文阅读仙界淘淘乐全文阅读残次品全文阅读重生终极进化全文阅读神话原生种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末世之全能进化全文阅读灵车全文阅读特种狂龙全文阅读小仙很萌很倾城:相公,要宠我全文阅读神豪农场主全文阅读妾色全文阅读我的狐仙老婆全文阅读剑逆苍穹全文阅读崛起诸天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捡漏尸妹玩宝大师我的师父是神仙带着火影重生日本东京都市最强修真学生都市之少年仙尊画满田园太古星辰诀万道剑尊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笔下的另一个世界开天录修改超凡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抢救大明朝峨眉祖师武神血脉夺取基因长生种映照万界武破九荒三界红包群格兰自然科学院我本善良之崛起联盟之佣兵系统金色绿茵魔门败类大道朝天寻宝全世界

诡三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三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三国txt下载手机版 - 马月猴年的全部小说 - 诡三国 琴帝文学移动版 - 琴帝文学手机站